亞心網訊(通訊員 曾照美 王素艷)曾經,最窘迫的時候鄭俊基和其他農民工一樣借宿在農民家摘棉花,或住在工地的集體宿舍里,在工地當小工,每天辛辛苦苦只能掙30多元錢,為了生存他調動全身的細胞努力幹活。
  如今,他每月只有800元的工資,可他依舊全身心投入努力去工作,他說:“現在已經不是掙錢的問題了。”
  他只不過是新疆塔城地區沙灣縣金溝河鎮三道灣村一位普普通通的鄉村醫生。
  村民的依靠
  “多虧了春生,要不然我哪能恢復這麼好,他還讓我天天練字,說這樣我恢復的更快更好,我就是堅持不下來,我幾乎天天都要去村衛生室量一下血壓,他也天天都給我講應該註意的事項,怎麼做才恢復的更好。”近日,金溝河鎮三道灣村43歲的村民崔金豹感激地說。
  春生是鄭俊基的乳名,如果問村民們鄭俊基是誰,可能有一大半人不知道,但說春生沒有人不知道,因為大家在生活中都離不開這位80後村醫。
  今年3月2日晚上,崔金豹和幾位朋友一起在家聚會吃飯,他知道自己血壓高,不敢喝酒,為了助興,他只喝了一杯,當他端起酒盃的時候就感覺不太對勁,手有點抖,喝完他便出門上廁所,他的一舉一動都被他愛人張新華看在眼裡,他一齣門張新華就跟在身後。
  張新華說:“我出門就看到他要跌倒,我趕緊把他扶住,然後他就迷迷糊糊了,把我嚇壞了,我第一時間就想到春生,我趕緊給他打電話,他來我家一看我老公的情況,說可能是腦出血,建議我趕緊送縣醫院,我們家沒有車,他就開他的車把我們送到縣醫院。”
  鄭俊基自己開車免費送崔金豹去醫院不說,還一直看著醫生給崔金豹檢查完,當確診是腦出血後,張新華一身冷汗,醫生說,幸虧送的及時,否則就會有生命危險。
  張新華果斷將崔金豹轉到石河子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治療。崔金豹住院後昏迷了近一個星期,當他醒來後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張新華告訴他發生的一切。
  凡是村上有病人需要往縣醫院送,他都會毫不猶豫開上自己家的車送,從來不收村民一分錢。
  “我們大人有個頭痛腦熱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鄭俊基,村上的孩子們更是離不開他,我們要求他永遠留在我們村上。”村民阿達力汗說。
  2013年7月清晨5點,附近143團二營一名6歲男童高燒驚厥,打電話給鄭俊基,還在睡夢中的他在第一時間趕到,並做了常規處理。
  他對患者始終都是一視同仁,不管是外來打工人員還是其他少數名族,只要前來就診他都熱情接待,有些患者當時沒錢,他也照看不誤。他的病號不光是三道灣村的村民,還有相鄰的村、團場的農民都慕名來找他看病。  (原標題:新疆沙灣縣金溝河鎮鄭俊基:堅守村醫崗位的80後)
創作者介紹

kite

lz49lzzv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