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香港6月20日電(記者 趙建華)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國務院港澳辦原常務副主任陳佐洱教授20日在香港表示,香港特區各項事業取得全面進步的同時,“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也遇到了新情況新問題,香港社會還有一些人沒有完全適應這一重大歷史轉折,特別是對“一國兩制”方針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認識和片面理解。人心的全部回歸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後半生與香港結下不解之緣的陳佐洱說,自己一直對香港有著難以割捨的感情和期待。在與700萬同胞一起為香港取得的每一個進步歡欣鼓舞的同時,也曾感受過兩次痛心。近期出現的一些現象令人費解。中國的香港澳門很值得研究,很有得研究,天地廣闊。
  少數年輕人揮舞“米字旗”
  兩年前,陳佐洱在香港與20多個青年團體座談、回答提問時說,看到少數20歲上下的年輕人揮舞“米字旗”,唱英國國歌,在街頭、在中聯辦、解放軍軍營門口打出標語呼喊“中國人滾回中國去”,“南京條約萬歲”,“香港的唯一齣路是獨立建國”時感到痛心。
  陳佐洱指出,那面“米字旗”不應該出現在香港街頭,應該放進歷史博物館。現在20來歲的青年,1997年香港回歸時才是呀呀學語的娃娃,他們成長過程中知道了多少中國香港的歷史?為什麼回歸前尚有45%約5萬香港中學生修讀“國史”,而現在只剩下約7千人選修了呢?
  陳佐洱說,習近平主席去年兩次指出:“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一個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礎”。試問,如果連自己民族的歷史都不知道,還會有什麼前途與未來呢?
  香港競爭力下跌
  另一次讓陳佐洱感到痛心的是,瑞士洛桑管理學院公佈的全球競爭力排行榜上,香港由前年第一名降至去年第三,今年更跌落至第四,2005年以來首次跌出了三甲。從經濟總量看,香港在全國的份額也已經從過去的20%多降至3%。
  陳佐洱說,面對上述數據,香港再沒有理由當龜兔賽跑中睡覺的兔子了。應該站在獅子山下深究後進的原因,內部過多、過激的人為爭拗,拖慢了當年享譽全球的“聰明、勤奮、頑強、高效率、快節奏的中環腳步”,使得香港在過往10多年裡錯失了一次又一次與祖國內地優勢互補,共同發展的機遇。
  陳佐洱說,作為一名研究港澳問題多年的學者、退休官員,自己贊同上月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發表的談話“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官員到立法會履行工作職責必須得到尊重,立法會的正常秩序應得到有效維護。我們反對任何濫用議事規則,對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進行干擾、損害香港公眾利益的行為。”
  陳佐洱說,自己也反對所謂“占領中環”的違法言行,一旦成事,對於經濟民生造成的後果難以估量。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明知違法不可為而為之,還要蠱惑青年,誤人子弟,誤人前程,於心何忍呢?
  一些現象令人費解
  香港經濟不斷向服務業聚集,目前占比已超過93%,並且形成了高端金融服務業和低端商貿服務業兩大核心產業。高端金融服務業是香港經濟的主要增長點,低端商貿服務業集聚了大量就業人口,兩者是香港經濟社會穩定的主要基石。
  陳佐洱稱,凡是要動搖香港經濟基礎、引發社會動蕩的勢力就必然要把衝擊乃至摧毀這兩大基石作為主要途徑和手段。亞洲金融風暴的歷史教訓值得記取,當時正是國際勢力的介入與博弈使香港金融經濟領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嚴峻局面。
  陳佐洱表示,近期出現的一些現象令人費解:隨著人民幣不斷升值,香港金融業各式各樣的跨境套利、套匯等活動頻現,特別是美國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實施後,國際金融資本在香港的流動和聚集更加活躍,2010年以來已有包括超級對沖基金在內的20多家國際金融機構來港落戶,他們的目的和策略尚不為外界所知。
  與此同時,蔓延到金融界內部的鼓吹“占領中環”威脅,是意在國際上營造香港金融環境將不穩的錯誤預期;也就在這時,那位自詡為“中國老朋友”、曾長期在高盛從業的某國前財政部長也在電視採訪中“唱空中國”,評貶中國的銀行業“已經與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各國的狀態一樣嚴重”。陳佐洱問,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陳佐洱認為,防範和化解香港經濟金融危機既是維護香港政治社會穩定安全的重大挑戰,也是維護國家經濟社會安全的重大挑戰。在中國崛起和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香港作為中國唯一的世界城市和國際金融、商貿中心,是中國資本走出去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戰略要地,有外部勢力覬覦也不奇怪。(完)  (原標題:陳佐洱:人心的全部回歸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創作者介紹

kite

lz49lzzv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